ポラロイド写真
  • 2013年04月

回り込み解除

回り込み解除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り込み解除

 3年之后再看从前的日志就觉得我这个人被生活磨啊磨啊就磨得一塌糊涂了。
===================

  在家的时候曾经有一天,偶然间看到电视里正在纪念胡耀邦。他们做了专题,采访了当时的垦荒队,温故胡耀邦曾经的事迹,并平淡地叙述了他那深刻的一生。标题便是他书信中的一句。记得是他在回到北京之后收到了垦荒队员的生产计划修改报告。他立即写了回信,并寄去了书籍、二胡、唢呐、三弦、篮球和一台闹钟。信中说:“用稿费为你们买了几件乐器,供你们文娱活动使用;买了书,供你们学习;送一只闹钟,愿你们和时间赛跑。”

  四年,唏嘘着过来。得到过无关痛痒的教训,收获了些还算是有用的经验,与有缘的同学们清浅着相处。爱着我所爱,并且丢失了珍贵事物的同时,亦步亦趋地走到了毕业。如同其它所有的毕业一样,最后的时刻冲刺准备答辩,后续工作一大堆,有人进了机关当了公务员,有人考了研走入研究室,有人步入一流会社西装革履成了社会精英,有人卯足劲儿出国留洋势要成为海龟...无论怎样,最终的结果,都是分道扬镳。

  时间这种东西,偶尔会让我恋恋不舍、时而会让我想要逃离。而现实却是,我在想要抓着它与它赛跑的时候,它就从我的想象中悄无声息地溜走了。我在不同的阶段与无数名同学开过同一个玩笑:我们一点点地成长,从一个小屁孩儿一直长到比毛利兰都老了,她依然还是青春无限美好的二九年华,梳着现世中早已过时的剪刀头牵着柯南君的手比划着强悍的空手道。和铃木园子一辈子都会是好朋友,不会有分别,不会有意外。而从小到大的各个玩伴,能够一直联系不生疏的,却屈指可数。早些时候心血来潮去校内网翻从前写下的游记,那时有些照片还是令人怀念。但事与愿违,看到当初上传的图片早已被更替删除,内心既不失望也不惆怅-----从前的事情就算记录下来依然只是过往,而你在踏上崭新的路途的时刻,曾经发生过的那么多事,能记下来的少之又少。在异常发达的网络上这种更是屡见不鲜。

  再见高中的亲友,已经开始相敬如宾,彼此谨小慎微客气万分。再过3、4年,若是与如今大学同学天南地北互相鲜少联系,结果还会是同一个。我因为几句话而动摇,加上自身意外的催化而千里迢迢赶回来,只是换来办理一天必要事务的相处。待到潇潇洒洒拎包走人的时候,苦于各种客观原因自己只能在空荡荡的公寓里百日孤寂。仔细想想就算信誓旦旦跟你说不会离开,言行一致的几率又能有多少?这样的事没有谁对谁错,只能说在考虑问题处理事物情形的依然太幼稚天真,这是我从来的软肋,而最悲哀莫过于今后也许依然会跟着如此的软肋。

  想要变得头脑精明雷厉风行气势如虹。只不过我只能看见个优柔寡断没主意到死的傻丫头片子。想变得干脆利落无所畏惧冷漠淡定,却天生只会在无关紧要之时首当其冲勇猛万分,重要场合下迫在眉睫与手忙脚乱永远分不开。 讨厌这样没有主见随风倒的自己,讨厌没有常性无法从一而终的自己,讨厌那个把所有话都当成真话的自己,讨厌相信所有人的自己。

   两年前我写“大概我已经过了交亲友的那个年龄了。只是我想,即使没有那么好,但大学里你们对我很亲切,能够原谅我的无理,能够包容我的任性,是我很重视的朋友,于是我肯定这一生我都会铭记的。”现在想来,这只是在校学生幼稚的想法。每次拿出从前的照片挨个说曾经的同窗,哪个不是从各个角落挖出缺点一气损落。唯一的区别是:有些靠着互相善意诋毁来怀念逝去的时代,有些仅仅是博得身旁人的微微一笑。那么毕业之后送一只闹钟好了,因这,但愿我们会成为,彼此怀念的存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yself


Author:仲

花有重开日

人无再少年

褒められもせず

苦にもされず

そういう者に私はなりたい

你就是我的光与梦想

カテゴリ

最新コメント

天空若比邻

雕刻过轮廓

LINK

相识便是缘

OR

Q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